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写风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写风 >
写风

易水河边的这群汉子

  “赵北燕南之旧道,水流汤汤沙皓皓。送君辽远西入秦,天风萧条吹白草”(明 陈子龙)

  “风花雪月”,风排在第一位是准确的。联语云:四诗大雅颂,三光日月星。楚宋玉有《风赋》,汉高祖有《大风歌》,宋欧阳修有《秋声赋》都是写风。“解落三秋叶,能开二月花。过江千尺浪,入竹万竿斜。”唐李峤竟然把风写的如斯诗情画意。“几阵晨风翻暖浪,一川烟雨涨晴莎”。文人赞誉“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”,苍生盼愿“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”。无风不成风光,无风不成风光,无风不见风景,无风不见风情。所以我说:今人苦于雾霾重,限煤限产又限行。任尔手段都用尽,不如昨夜一阵风。

  分歧于江南温柔的熏风,有别于塞外凄厉的凉风,易县的风源于易水,十景曰“易水秋风”。易水风是萧萧风,这风一吹就是两千年,吹得人心潮磅礴热血沸腾;易水风是一次任务,发上指冠且气冲牛斗;易水风是一次拜别,肝肠寸断却勇往直前;易水风是一曲悲歌,这曲悲歌名垂青史穿越时空从古唱到今。

  易水,在中国并不算大江大河。但中华民族的精力气质却能够在这里追溯到泉源。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勇士一去兮不复还”,当燕国如许一个九百年血食之国面对求助紧急存亡之秋,燕丹履险,田光死荐,樊於期授首,荆轲、秦舞阳先赴死命,高渐离后以命搏。易水河滨的这群汉子,就是如许以高义节烈悲情博得了千古勇士的美名。

  “荆轲西去不复返,易水东流无尽期。夕照萧条蓟城北,黄沙白草任风吹”(唐 马戴)

  易水河畔的风啊,在司马迁的《史记》里定格,在前人的诗文里回荡,在仁人志士的心中扎根,在布衣苍生歌曲里传唱。你是燕赵激昂大方悲歌的风骨,你是中国人不骄不躁的气场,你是民间不老的传说,你是豪杰绚丽的交响。

  “水声山色自前朝,西望强秦万里遥。一自荆卿从此去,秋风千载尚萧萧”(元 冯惟敏)

  “北风夕吹易水波,渐离击筑荆卿歌。白衣挥泪当祖路,日落蹬车去掉臂”(明 何景明)

  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每小我被迫着发出最初的吼声”。直到两千年后的狼牙山五勇士,面临日寇,宁当玉碎,舍身跳崖,我们这个伟大民族舍生取义精力不死,壮怀激烈特出千秋。
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15 16:15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http://cadosound.com/xiefeng/22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