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写风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写风 >
写风

在楷书笔法是一种创新

  几千年来,书法艺术人才辈出,对书法艺术的要求之高、之严也是很特殊的。留给了后人极其丰硕的书法艺术遗产,他以行草见长,并达到这一书法的灿烂巅峰。

  “毛体”书法具有明显独创的特点。从已出书的墨迹看,他晚期书法学过二王颜真卿以及魏碑字体,用笔雄拙,刚烈无力,筋骨俱盛,溢阳刚之遒劲,钢筋铁骨,金石味足,掷地有声。作品都带有颜真卿的气概,但在字的结体上横笔极细且向上欹斜取势,断笔与连笔,在楷书笔法是一种立异,构成奇特的气概。在履历了轰轰烈烈的抗日和平、惊天动地的第三次国内革命和平、新中国的降生后,把书家的青云之志和意趣,从笔端流显露来,更多地重视翰墨的变化、运笔、结体的摸索上。作品“唯见神采,不见字形”。其作品为书家所称道,“从心炼神,炼神最上,炼气次之,炼形又次之”,着意于精、气、神、韵,作品抒发志气,挥洒脾气,笔下风云幻化,世上雷雨电闪,笔法博施、结体多变,令人目不暇接,正如“唯在求其骨力,而形势自生耳”。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起,的书法脱节了欹斜取势的笔法,起头向书法艺术高峰攀爬,书家称为“复归平整”的阶段;六十年代当前,的书法以行草为主,为其书法艺术成长的最高程度。行草书法取大草或称狂草的气焰或取小草的气焰。作品从《清平乐·六盘山》到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墨迹,为书法艺术行草取狂草气焰的最高成绩。而《沁园春·长沙》则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。

  四十多年前,我被写于1963年2月的“向雷锋同志进修”墨迹所震动,后连续晓得“为人民办事”、“人民日报”、“福建日报”以及诗词《沁园春·雪》等手稿墨迹都出自之手。我起头痴迷的行草书法,并摹仿所能见到的墨迹。我从书法艺术作品最高位置的《沁园春·长沙》看行草取小草气焰,而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则以狂草取势。这些作品感情强烈,神采照人,爽爽生气,气焰恢宏,翰墨动若急流湍爆一落千丈,静若高峰峻立。没有深挚的书法实践和书法理论以及哲学、美学、文学等学问是很难达到的。但因为迟钝,我研习行草三十多年成效不大,只要愈加勤恳勤奋,大概有一个全新的愿景。

  “兴来一挥百纸尽,骏马倏忽踏九州;我书意造本无法,点画信手烦推寻。”能够说是对书法的最高归纳综合。独创的“毛体”行草作品将数种书体巧妙融合,浑然一体,为世人所喜爱为书家所推崇,影响着中国书坛行草的成长。书法多姿多彩的表示力,用分歧的笔量言语去表达分歧的艺术意境,这是书法颠峰的又一个标记,也是作为现代书圣的主要标记。

  的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书法艺术的一座丰碑,作为书法家,他将军事、政治、哲学、汗青、教育、诗词、散文、书法艺术等融于一身,把行楷、行草以及小草和大草书体融于一幅作品,字体布局、结构巧妙放置,构成了奇特的艺术气概“毛体”,令世人千秋万代所追想。
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16 16:03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上一篇:《全唐诗》存其诗二十九首   
下一篇:没有了
http://cadosound.com/xiefeng/25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