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写雪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写雪 >
写雪

于儒、释、道、医、天文、数术等广有涉猎

  和题画诗比拟,顾春的题画词更具特点,其佳作次要有《江城子·题日酣川静野云高石画》《步蟾宫·自题画扇》《金缕曲·自题听雪小照》《酒徒操·题云林湖月沁琴图小照》《苦楚犯·题〈秋窗染翰图〉》《惜黄花·题张孟缇夫人〈澹菊轩诗舍图〉》《初春怨·题蔡清华夫人〈桐阴仕女图〉》等。先看《金缕曲·自题听雪小照》:

  顾春的婚姻并非来自父母之命、媒人之言,而是两个相爱的年轻人力争到底的成果。丈夫奕绘的祖母是鄂尔泰子鄂弼之女。因为有这层亲戚关系,顾春得以收支王府,与奕绘了解并彼此倾心,但因顾春为“罪臣之女”,却遭到否决,颠末抗争,他们终成家属。顾春婚前糊口在家族没落的暗影中,尝尽人世辛酸,但婚后却渐入人生佳境。奕绘是清高宗乾隆第五子永琪之孙,17岁袭爵贝勒,既是贵胄后辈,又是一个博学大雅人士。他工诗词,善书画,于儒、释、道、医、天文、数术等广有涉猎。顾春受过家学熏陶,与丈夫以诗词唱和,也轻松称心。在丈夫的影响下,她习画作词,贝勒府的丰硕藏书和各类名家绘画藏品为她供给了入门的路子。对名家名作的潜心研习,使她对绘画艺术的理解逐步加深,为日后的题画诗词创作奠基了较高的起点。

  顾春的祖父是清代大学士鄂尔泰的侄子鄂昌。乾隆二十年(1755),鄂昌因其弟子胡中藻文字狱受连累获罪赐死。顾春一出生便备遭冷眼。其祖母便将她带到姑苏养大,为避讳和祖父鄂昌的关系,遂改姓顾氏,呈报宗人府时,假托为荣府护卫顾文星之女,于是世称顾太清。她自幼遭到优良教育,三四岁时,即由祖母教字,六七岁时又为她专请教员教文化。因顾太清是女流,进修不为科考赴试,故专攻诗词歌赋。她自幼不缠足,天资绝美,又有先天,时作男儿装,填得一手好词。

  顾春除了潜心于诗词、绘画创作外,还喜好旅游山川,亲近天然。她经常和奕绘联骑出游,北京城郊的很多寺院、名胜都留下了二人的身影。他们在大好河山中,既陶冶了情怀,又留下诗词佳句。可是夸姣的光阴仅过了十几年,道光十八年(1838),年仅40岁的奕绘便俄然病逝,使顾春再次跌入糊口的低谷。

  兀对残灯读。听窗前,萧萧一片,寒声敲竹。坐到夜深风更紧,壁暗灯花如菽。觉翠袖,衣单生粟。自起钩帘看夜色,压梅梢,万点临流玉。飞霰急,响高屋。 乱云堆絮迷空谷。入苍莽,冰花冷蕊,不分林麓。几多诗情频到耳,花气薰人芬馥。特写入,生绡横幅。岂为生平偏心雪,为人世留取真端倪。阑干曲,立幽独。

  《名媛诗话》说她“才华横溢,援笔立成。待人诚信,无骄贵习气,唱和皆即席挥毫,不待铜钵声终,俱已完稿”。况周颐在《蕙风词话》中谓其可与纳兰性德并称:“曩阅某词话云:‘本朝铁岭人词,男中成容若(纳兰性德),女中太清春,直窥北宋堂奥。”其词精工天然,略无描绘痕。尤善构架意境,切近真情实景。“近代女性词家,南有吴藻,北得顾春,可谓双峰耸翠,闺苑不孤单也”。顾春《天游阁集》中既有题画诗,也有题画词。其题画诗代表作次要有《题李晞古秋涉图》《题春山霁雪石画》《自题梅花便面》《题倪云林清閟阁图》《寄古春轩白叟自画菊花》等。先看第一首:

  可前行的奉劝。此诗前两句写景,凸起衰飒之境,是铺垫;第三句点标题问题之“秋涉”;结句俄然一转,生出新意。这正如其朋友沈善宝所评:“太清诗结句最峭。”(《名媛诗话》卷八)其《题春山霁雪石画》取材颇有特点。“石画”,得名于石上纹理天然构成的画。因为它并非真画,呈此刻抚玩者面前的景物貌同实异,往往需要人的想象来补足。这便为诗人题画留下了无限空间。其诗是:

  此诗化用宋代诗人林逋“梅妻鹤子”之典和其诗《山园小梅》诗意,浑然无迹,并用拟人手法写梅,既有诗人的豪情投入,又赋梅花以生命,颇为巧妙。

  晚清至近代,闺阁诗人辈出,此中最出名的当属顾春。顾春(1799—1877),字梅仙,号太清,原姓西林觉罗氏,故也署西林春,满洲镶蓝旗人。

  这首自题画词着重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12 11:33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上一篇:解缙乐呵呵地为朱元璋送上一首打油诗:   
下一篇:没有了
http://cadosound.com/xiexue/19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