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写雪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写雪 >
写雪

冬天的干冷掠夺你残余的身躯

  望着银装素裹的美,仿佛在诗词中,下了千百年的雪,那凝眉不展的凄婉,仿佛雪中的相思。一夜春风梨花开,晚来飞雪饮浆琼。静夜对饮,最是微醺时分,琼枝寒梅旖旎的静夜,月色小巧,万籁无声,美女执杯浅醉意,群花黯去不争妒。

  雪花的柔婉明亮,包裹着淡淡清香的雪中梅,仿如一帘幽梦。风,抚过梅尖上哆嗦的雪痕,醉落一地的泪伤。是谁,起舞轻弄,水袖轻摇,将眼神蓄满巴望,心,跌落进雪痕,穿越无边的清风月光,慢慢的细数,逝去的过往。一缕清香,一抹雪痕,绽放的一梅花,如一记朱砂,暗香浮动间,一个思念,心醉海角。雪花舞动的柔情,绽放梅的思念,雪吻梅蕾,一抹羞,暖在心海,醉在眉间。

  飘雪的日子,飞雪轻舞蝶衣,那蝶衣曼妙的身姿,变幻成梦中的诗魂,飘然于我的面前,照亮我枯槁的脸。

  那漫天的雪,总认为生命恒长,却也在一季间,化为沧桑冷落的回忆。用残破的雪色,固执于一份爱的温婉,将点点莹白,开出朵朵心花。

  窗外清风寂寂,悠然间有了寒意。望着雪色凄婉,思路跟着雪花在岁月的苍穹里飘得很远很远浅淡的情愫环绕在心头,微暖的眼眸中,晕开梨花似雪的驰念,指尖浩淼的工夫,落在微冷的风中,采撷一枚雪花,落入我的文字里,昨日的难过,跌落进窗前婆娑的月影,芳华年少,跟着如水的月华,分发着雪的纯美无邪,丢失在如水的眼眸中,一种柔嫩,在心里飘荡,光阴溜走了,那份固执还在,信念还在,这个冬季照旧清凉,心和魂灵却因雪的衬着而变得纯洁、坚韧。每一个清寂如雪的时间,奏响心灵的和音。

  残存的雪,变成梅瓣上颤动的痕。在梅香缕缕间,与我的眸光脉脉相对。我用我的初心,打动你怠倦的脚步,你用你的痴情,选择了一瞬的相逢。当我用指尖触摸你美丽的身姿,你的纯洁就融化成一滴明亮的泪珠,折射出七彩的光线,在消逝的霎时,敞亮我的眼,印刻上我的心,将最美的痴情,化作一缕尘烟,冬天的干冷打劫你残存的身躯,为世界,谱写出一首凄然的诗句。

  雪花,照顾着思念,眷恋着尘凡尘寰。穿戴纯洁霓衣,从梦中而来,赴一场惨白无花的约会。不经意间,在阳光暖暖里,就碎了一地的相思。

  用一成天的雪,铺满了一座城。今雪消融了很多,那是彼苍在雪色延伸后残留的余墨浅泪。尘凡过往里,残落的些许莹白的雪,爱恨离殇间,遗落了唐诗宋词里的桃花笺。遥望残留下的点点雪韵清辉,小窗外,在梅香缕缕间,将一段夸姣的光阴,撰写出娟婉的画卷,将已经缓缓道来。

  雪,用兀自倾怀的苍凉,雕琢纯美干净的魂灵,孤独间,与晨风明月相伴,不肯孤负那美如梦幻的追求。来者渐渐,去者亦渐渐,这化雪的寒凉,早已入了骨髓深处,沉寂的光阴,苍凉的人世,皆是不堪娇羞的微澜,雪的离去早已尘埃落定,不必重述。

  打动心灵的,都是斑斓。风光亦是如斯,人生亦是如斯。只因你懂得,即便寒冷的冬天,也会演绎春天最明丽的容貌。忘记岁月深处的孤独,俯身凝望雪中的纯美,生命生出融融的暖意,脚步变得果断而无力量,黑夜不再漫长。在一段岁月里,感悟人生的起升降落,在一抹雪色的清韵中,品尝岁月的点点滴滴。凌寒傲雪,淡淡怒放的情怀,静谧的芬芳着,看尽花开花落,缘聚缘散。雪花仿佛纯美干净的花朵,文雅安好,纯静夸姣。在雪色如月的安好里,从容淡定的走过,那段值得爱惜的流年旧事。

  一季的飘雪,仿如一季的落花,在眼眸里书写款款诗行,一季的相逢,印刻终身的痴念,在飞雪如花的回忆中,余留下点点残雪般残破的斑斓,将心灵的翰墨韵开,书写一世爱惜。

  有残雪的景色,仿如一幅山川画卷,而几只鸟儿恬静的身影,就仿佛大师笔下残落的点点墨迹。我站在景的对岸,有风照顾丝丝雪痕飘来。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16 16:03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http://cadosound.com/xiexue/254/